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重庆万和 > 环球博览 > 媒体:北京多小区老旧电梯停运岂能一停了之!
媒体:北京多小区老旧电梯停运岂能一停了之!
发表日期:2019-01-06 10:49| 来源 :本站原创 | 点击数:
本文摘要:

上午9点,海淀黄庄地铁站附近的一座大厦里,一场针对自动扶梯的安全检查正在进行中。根据北京市质监

上午9点,海淀黄庄地铁站附近的一座大厦里,一场针对自动扶梯的安全检查正在进行中。根据北京市质监局的要求,全市187935台电梯都将接受“体检”,其中自动扶梯和自动人行道电梯20182台,占电梯总量的10.7%。


在北京市电梯商会副会长胡永常的监督下,维保主管姜涛暂停了三楼至四楼间的扶梯运行,并在上下两端分别竖起围挡。打开下机舱的检修盖板后,姜涛跳入深约一米的坑洞。

靠近扶梯的一侧,可以看到一块网状护板,“有了这块护板,即使人员从上方跌落,也只会掉入检修区域,而不会被卷入梯路。”胡永常指了指护板上方的盖板,“不同品牌的电梯在盖板设计上略有不同,像这款的第一块和第二块盖板都是固定的,压在左右两侧的扶手带下,盖板下方还有加强筋做支撑,无论在上面怎么跳动,都不会出现荆州电梯事故中的松动问题。”

姜涛将接通电源的检修手柄交给同事,在启动上行、下行时,分别用一字改锥轻轻撬动护板左右两侧的螺栓,“这是梳齿板安全保护装置,上下各两个。当梯级上有异物,比如小孩的洞洞鞋或女士的长裙,在边缘与梳齿板相交时卡住,应该能够自动紧急停止。”

模拟试验有效后,姜涛又在同事配合下,对许多人较为熟悉的红色紧急停止按钮进行检测。“事实上,还有一组保护装置容易被大家忽视,”姜涛指了指两侧扶手带下方的黑色环状方块,“只要将扶手带入口保护装置往里推,正常情况下,电梯也能够立即停止运转。”

在自动扶梯上,能够及时“刹车”的并不止这三组安全保护装置。姜涛拆下护板,花了将近10分钟取出其中一节重达二十多斤的梯级。当梯路上升至三分之一处时,一道横杆浮现出来,“当梯级塌陷,或者梯级轮磨损,链条脱落或断裂时,横杆就会随之翻倒,机械传感器检测到以后,同样能够让电梯立即停下,也就是梯级塌陷保护装置。”

根据规定,电梯应当至少每15日进行一次清洁、润滑、调整和检查,此外,还包括季度、半年和年度维保。

玉泉路地铁站附近的一家商场也刚刚经历了自动扶梯安全检查,维保人员朱建祥表示,“一次常规检查需要对六七十个部件进行全套测试,起码要用两个小时,通常在晚上商场结束营业后进行。每次维保都还要有维保单位质监部门和产权单位安全管理员共同参与,并做详细的文字记录。”

与商场、车站等公共场所的扶梯相比,老旧小区里那些上了年纪的直梯似乎更让人头疼,却总是迟迟得不到解决。据北京市质监局统计,目前全市使用15年及以上的“老龄”电梯多达3956台。

望京地铁站北侧的南湖东园二区,便有着不少“老爷梯”。建于1998年的219号楼是一座体量庞大的老式筒子楼,每层两条近百米的长廊中,密密麻麻塞满了40多户居民,整栋楼14层算下来,足足有五六百户之多。然而,如今楼里实际运转的电梯只剩下两部。

下午4点,家住6楼的李先生推着轮椅上的老伴儿在昏暗的楼道里等电梯,一旁的电梯运行服务标志牌早已被小广告覆盖得面目全非。好不容易盼到电梯门打开,偏偏赶上有人搬家具,无奈,李先生只好选择再等一趟。“我们从4月26日搬来以后没多久,原来的四部电梯就被关掉一半,说是老旧了不能用。结果现在挤得一塌糊涂,两三趟都未必上得去。”

又过了几分钟,斑驳的电梯门再次打开,李先生把老伴儿推了进去,不住地念叨,“你瞧瞧,这扶手都掉了,开起来咣当咣当响,现在一天到晚那么多人在用,说不准哪天就坏了。”

李先生的担忧并不多余,去年10月,相距不远的南湖中园二区222号楼曾经连续两天发生电梯困人的状况,让不少居民心有余悸。而被关停电梯的也不止219号楼,南湖东园二区227号楼里,160户居民如今也只能用上一部电梯。

2公里之外,家住花家地北里3号楼的马先生忍受“单梯”运行已有半年多的时间,“房子是1995年建的,电梯也跟着用了差不多20年。之前是两部轮着开,去年底把现在这部修了修,索性就把另一部彻底给关了,上上下下18层楼,每层8户,都指着这么个小电梯。”马先生所说的电梯之“小”并不夸张,限载8人的轿厢门宽不足1米,里面站上4个人就已经感觉满满当当。

“电梯的设计原本应当综合考虑住户数量、载重能力、消防安全、占用空间等多种因素,但国家在这方面规定不够具体,一些开发商为了降低成本,往往配备的电梯不足。”北京市电梯商会会长缪步升认为,不合理的规划直接造成电梯长期超负荷运转,加剧电梯零部件的磨损程度,使用寿命也相应缩短。

记者拨通了南湖东园二区电梯维修值班室的电话,对方表示,电梯之所以关停,是因为朝阳区质监局之前检查发现轮槽磨损严重,不敢再运行。至于何时恢复运行,得看物业什么时候能把专项维修基金申请下来。而望京实业总公司兴安物业管理部的工作人员也显得无能为力,“已经送到总公司走手续去了,要多长时间不好说。具体怎么走手续,那是我的上级领导在做,我也不好催。”

类似的情况同样出现在花家地北里。今年1月,有居民通过北京市政风行风热线反映3号楼电梯老旧、狭小,长期只开一部。对此,官方给出了这样的回复:2014年5月花家地北里高层楼电梯经北京市朝阳区特种设备检测所对北里6栋高层楼的12部电梯进行检测。其中检测出2号楼1部,3号楼1部,4号楼1部,10号楼1部,12号楼1部,13号楼1部,电梯因年头过长,零部件老化无法正常使用需要更新,现经技术监督局监察科责令停运。停运前华安物业部管理部已贴出通知。因花家地北里属老旧小区,产权单位较多,现望京实业总公司华安物业管理部正在积极想办法联系各产权单位,落实维修资金。

“说到底还是没钱。”马先生摇了摇头,“楼里有些是当年民政局、财务局、公安局的指标房,物业还打着这些单位的主意。”从去年底开始,马先生陆续接到几通来自物业的电话,“想让我找原单位筹措些资金,可原单位没这义务啊!我一年还交着1500的物业费呢,感觉都白交了。”

尽管有专项维修基金,但真正用到这笔钱的小区寥寥无几。缪步升认为,这笔基金由住建部门主管,而电梯的检查评估归质监局主管,部门之间存在协调不畅的问题。再加上基金需要三分之二以上业主同意才行,现实操作中往往难度较大。

“还有一点不容忽视,目前在很多小区,电梯维护保养款项不能保证专款专用,很大一部分钱被物业拿走。”缪步升在检查中发现,一些物业公司只是短期管理,日常保养能拖就拖,等到电梯坏了才去修,一些该换的零部件也很难做到及时更换,造成许多电梯带病运行,存在不少安全隐患。

“出了事故再搞集中检查,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以物业公司为例,作为使用管理部门,也要对电梯事故承担一定责任,这样才能督促其重视日常维保。”在缪步升看来,“监管检验不分家”同样值得商榷,“从生产制造环节的审批、检测,到出了事故以后的调查监管,都由质监部门来完成,很难做到客观公正地问责、追责。”

此外,缪步升还呼吁电梯维保行业重新洗牌,“北京目前取得政府许可的维保公司有200多家,很多规模甚至不到100台,量越小,成本越高。应当进行全行业的优胜劣汰,形成一些维保数量在5000台左右的公司,实现规模效益,提升维保质量。”

(责任编辑:万和城)
热门推荐
  • 娱乐资讯
  • 社会百态